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怎么工作后还有这么多考试啊!不想动笔,不想看书!】

周泽楷哀叹一声,将书往脸上一拍,躺倒在沙发上。

【为什么时间不能停止?为什么明天不是世界末日?要是我生病了,明天是不是就不用去考试了?】

“杰希,我们私奔吧。”

周泽楷转头和正在削苹果的王杰希说道,盖在脸上的书随着这个动作掉在沙发上。侧着头看着王杰希手上的苹果皮越来越长,“啪”掉进垃圾桶里。

探头看了看,垃圾桶里只有一条没有断掉的苹果皮,情不自禁的鼓掌。王杰希笑了笑,将苹果凑到周泽楷的嘴边,看他咬住后松了手,放下手中的水果刀,拿餐巾纸一点一点的擦干净手上的汁液。

“后天出发,我去收拾东西。”他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收拾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瞄了眼茶几上的日历。“后天你没时间啊。”

“你不是想出去玩?”苍白的指节、暴起的青筋,王杰希握着门框的手用力握紧,回头对周泽楷笑着说,“那天没什么工作,我请个假陪你。晚上早点睡。”

【哇,好撩。】周泽楷内心企鹅式鼓掌。【好哥们,明天给你带隔壁那条街的早餐。】

周泽楷点了点头,重新拿起厚厚的专业书,”咔嚓”一声,咬下一口脆生生的苹果。

【我怎么好像听到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

他把书一扔,忙往王杰希的房间跑去。

刚进门就看到王杰希躺倒在床上,面色潮红,额头细细密密的一层薄汗,嘴唇干的起了一层皮。

【好像发烧了,怎么这么突然?刚不是还好好的。】

周泽楷在王杰希的床边踱了两圈。想测测他额头的温度,手伸出去两次都缩回来了。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

【我得让他退烧。时间太晚了药店关门,但家里有药,可是药在哪里?】

心慢慢安定下来,周泽楷拿了冰块倒到水里拿了毛巾给王杰希物理降温。又从客厅找到医药箱,拿出退烧药,白白的两颗。周泽楷想起它的味道皱着眉头就要塞进王杰希的嘴里。

可能是太苦了,还没等周泽楷把水喂给王杰希喝,他一转头就把药吐出来。

周泽楷很苦恼,他不清楚上次烧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王杰希是怎么把药给他喂下去的。他明明比王杰希更怕苦啊。

看着地上微微融化了一点的药。

周泽楷重新拿出小药丸放到水里,搅化。

“杰希,吃药。”

幸好王杰希虽然烧的迷迷糊糊,但还是听得懂周泽楷说了什么,努力的喝下了药水。

周泽楷忙给他塞了颗糖,又开心又难过的想,【杰希发烧了,明天有借口请假了。】

药水喝下去后,王杰希看起来睡得安稳了些。周泽楷不放心的拿了板凳坐在床头守着王杰希。

他有点不习惯,从认识王杰希开始,王杰希在他生活中一直扮演的都是照顾者的角色。学业也好,工作也好,就连他确定工作后没房子住也是王杰希给了他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住处。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王杰希这个样子,一开始还是有点慌,现在心里不禁有点开心。

【我也是能照顾你的啊。】

周泽楷抿着嘴笑了很久。如果他这时候上网,会看到网上一片慌乱,好像一夜之间流感爆发,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发了高烧,医院急诊科灯火明亮,救护车开进开出不知跑了几趟。

但是他不知道,他只是守着王杰希,和他安静的待在一个房间里。

体温降下来了。周泽楷给王杰希喂了半杯水,把体温计放好。

刚站起来,他就觉得天旋地转,一摸额头,知道自己也中招了,忙咽下两颗药。

【对我大概也有用的吧。】

【明天真的不能去考试了。】

这是,周泽楷晕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窗外忽的狂风大作,隐隐传来一阵阵的哭嚎,如果仔细听还有不停歇的牙齿撕开新鲜皮肉的咀嚼声。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没人知道这场四五月份的鹅毛大雪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等它停下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厚厚的积雪下面埋葬了多少尸体。

天,开始变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3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