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王周】同床不相识(上)

算是清明节的……

也不知为什么,从小到大,周泽楷的床都有些问题。

只要是他长久睡的那张,到了晚上他躺上去总会发出些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床上睡着两个人似的。

旁人不信,就在他房间打了地铺凑活着睡了一晚。

说也奇怪,明明白天还好好的床,到了晚上真的有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周父周母是各种方法都想尽了,换床、换房间、住旅馆……事情没解决又平添许多麻烦。

还是周泽楷说,对他没有影响。周父周母又观察了几天才算作罢。

但事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反倒越来越严重。

十岁前,周泽楷只是在睡的半昏半沉时候隐隐感觉旁边有人,他那时候小以为是父母不放心他独睡,每晚过来看看他。

差不多十四岁的时候,一天晚上周泽楷浅眠的时候听到床咯吱咯吱的响声和淅淅索索的人翻身的声音。他强打起精神,熬了几晚,才确定自己床上睡着另外一个人。虽然他看不见摸不着。

这事他没和别人说起过,直到周妈妈发现周泽楷连着几天每天早上起不来,吃早饭的时候没精神。在周妈妈的再三询问下,周泽楷才三两句话带过,打算蒙混过关。

可周妈妈是谁?

知子莫若母。周妈妈也是知道周泽楷的性子,三两句带过的都是大事,而且是他感兴趣的事情。不然以他的寡言的性子,怕是连提都不会提一句。

可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周泽楷依旧每天上课写作业,上床和另一个陌生人一起睡觉。

十六岁生日当天,被闹了一天的周小寿星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床上左边那块没睡过的地盘上有褶皱。

明天开始要早去铺被子了。周泽楷想,不想让父母确认“他”的存在。

简直是薛定谔的隔壁老王。

那天开始,周泽楷开始在日记本上记录“他”。

先是凌乱的被单、凹陷的枕头,再是被子被撑出了一个成年男子的体型。

周泽楷用尽各种方法想去触碰“他”,也只有掌心指间的空气告诉他,“你这个方法又失败了。”

时间久了,周泽楷也就随他去了。睡在一张床上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凭什么对方每晚安安稳稳的睡着,只有我为了和他沟通绞尽脑汁。

到了冬天,地处海边有没有暖气的s市既潮湿又阴冷。刚刚降到10摄氏度,周泽楷就迫不及待的裹上了羽绒服,晚上睡觉就更是折磨。

原来出门靠抖,睡觉靠电热毯续命。可是在最近接二连三的电热毯事件下,周妈妈无情的收走了这个不定时炸弹。

每晚在周泽楷被窝下塞了俩热水袋。

还是不够暖和。

周泽楷抱紧怀里的企鹅玩偶玩偶一动不动,生怕哪里漏了风。

折腾了好久,周泽楷感到旁边传来一阵暖意才昏昏睡去。

“大学要去北方。”他嘟囔了几声,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一丝轻轻的笑声。

评论 ( 7 )
热度 ( 44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