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好热。
王杰希难受的倒在床上翻滚,双手撕开自己的衣服想要更多的凉爽。
噗通一声,王杰希带着被子一起摔下床。
周泽楷在门口听到声响,赶紧推开门走了进来。
刚刚一起用膳的时候他就觉得王杰希有点不对劲。被黄少天吐槽要修仙的王杰希,双眼有点湿润,本来像玉一样冷硬的脸颊上浮出一抹红晕。
怕王杰希不同意,他暗道一声“得罪了。”就伸手去探了探体温。果然有些高。
当下,他就扔了筷子,抓着王杰希就要往隔壁街上的医馆跑。
“小周,你忘了我也是大夫。我的身体自己清楚的很,睡一觉就没事了。”
王杰希反手抓住周泽楷,将他的手放在脸上。
王杰希舒服的叹了口气,周泽楷倒是红了脸。两相对比,也不知是谁该多休息。
王杰希知道自己的举止越了界限,慌忙间松了手。周泽楷将手抽了回来,转身捂住脸,平复了心情才重新面对王杰希。
“抓采花贼的时候,你受了伤。”周泽楷抚摸着王杰希的左肩,欲言又止。
“你替我敷的药、疗的伤。我伤的重不重你不是最清楚?现在血已经止住了,再上两天药也就痊愈了。今天你也累了,回房间休息吧。”
他们武林中人打打杀杀都是家常便饭,自己也是几次在生死线上挣扎过的,从来没把这些小伤看在眼里。怎么今天看着他受伤就这么放心不下。
看着王杰希,他决定要是明天还是这种情况,他怎样都要请大夫过来一趟。
让王杰希到里间的床上休息,周泽楷提着餐盒往楼下走去。还吩咐店小二过个把时辰送桶热水到王杰希房间。
回房路过,听见王杰希的房间有重物摔落的声响。
他一直担心采花贼的暗器上涂抹了什么毒药,但是王杰希一直和他说暗器上没毒,他又是微草阁的阁主,身上别的没有,解毒的丹药却是从小吃到大早已百毒不侵。
现在好了,都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周泽楷一边向王杰希走去,一边在内心暗自吐槽。


麻烦了。周泽楷看着裹着被子,倒在地上的王杰希有些头疼。
他从小就是个武痴,除了练武还有几分经商头脑之外,其余一概不懂。
但他就是再无知,看着王杰希身体发烫,脸颊通红,难受的直哼哼,也知道大事不妙。
想飞去请大夫,又担心王杰希现在身体不好躺在地上受了凉。两相权衡,周泽楷决定先把王杰希扶到床上再说。
这趟出门要是带上江波涛那该多好。
“王兄,王兄。”周泽楷比划了两下,决定打横抱起王杰希。刚伸出手碰到他的手就被神志不清的王杰希按倒在地上,紧急搂着。周泽楷忍受着王杰希在他脖子边喷出的热气和蹭的他脖子发痒的头发,伸手拍了几下王杰希的右肩,想要将他唤醒。
“唔,小周。”
王杰希直起上身,盯着周泽楷的脸片刻,确认般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小周。”
周泽楷大喜,以为王杰希已经清醒了几分。他想要问问王杰希是否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该抓什么药。
他开口想询问,但王杰希没给他机会。
他只是说完这两句话,又俯下身子,找到周泽楷的双唇亲了上去。
周泽楷瞬间就蒙了。他双亲走得早,身边都是年龄相仿的兄弟,也没个长辈教导他人事。他只知道,亲嘴这个行为是很亲密的人才能做的。
但是,不讨厌,内心还有几分欣喜。
趴在他身上的王杰希大概觉察到他不会反抗,微微支起上半身,换了个角度又贴了上去。
很软,很甜,亲起来很舒服,像是冬日里喝了杯热茶那般熨帖。
周泽楷被亲的有些蒙,等到喘不上气才挣扎着脱离王杰希的掌控。
“王兄,王兄。”
周泽楷捂着被亲的红艳艳的嘴唇,想要推醒王杰希。低头一看才发现,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被解开,胸前的两个红点若隐若现。周泽楷忙拉好衣服,起身倒了杯冷茶给王杰希喂了下去。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