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过客

嗯,好久没写东西了,最近想开了一些事情,觉得不能再无所事事下去,决定写些什么。
本文写完就去把前面的补上,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我还是想说:这篇应该会全是在手机上打字。写多少发多少的状态,有什么逻辑不通的地方请见谅。
是夜,月黑风高,鸿运镇上的老百姓都已吹灭烛火,早早入寝安睡。
镇子上一片安寂,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和夹杂其中的几声猫叫犬吠。
在这片寂静中,王杰希手摸上从不离身三尺的星辰剑,悄然睁开了双眼,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双脚汲着鞋在黑暗中前进。还没摸到门板,院子的大门就被敲响,顺着风声还传来了几声轻呼:“大夫,大夫。”
此人如此坦荡,王杰希自然以礼相待,而且从刚才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来人声音清亮但是底气不足,气血双虚,可见是身上带有伤口,失血过多造成的。
医者父母心,虽然他王杰希只是个半吊子大夫,双脚各自踩了个边,两边都有几分名气,但现在他只是个大夫,武林又出了什么事他也管不了这么多。
王杰希暗自衬咄了几分,还是放重了脚步声点亮了屋内的灯芯。
取过挂在架子上的灰色外袍,鞋子也重新穿好,他系着外袍衣带去开了门。
他虽是自幼便随师父上山学艺,本该是浪荡侠客的行径,但哪知他年幼时就成了微草阁的大师兄,一举一动都起着以身作则的示范,师父和双亲对他也是期望颇多。硬是将他这样随意自在的性子拗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从不会在他人面前有所不整。
取下门梢,他已理好头发,出来的急没带上发带,只能以手顺之,聊胜于无。
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一股子血腥气便扑面而来。 一具高挑的身体摇晃着向他倒下,王杰希控制住自己反射性开始挪移的双脚,一手接过身体给他支撑,但行为举止颇有距离感,除了一双手两人未有一丝触碰。
王杰希不愿弄脏这身衣服,今日才洗净晒干,若靠近仔细闻还有皂角淡淡的草木香。
借力将人带入屋内,这个用来治疗外伤病人的房间堆满了各色疗伤药。
借着微弱的灯火,王杰希打量了几眼这个半夜到来的不速之客。 灰色长袍,五官普通,脸色惨白,也没有香包、玉佩在身。普通到将他扔到人群中,转眼就找不出来的存在,唯独身高还是有些打眼。这样的人特别适合某些行当。
想到这,王杰希脸色有些难看。这两个该死的冤家,他就是躲到这来都逃不开他们吗?
王杰希心里暗自诽谤但面上不显。他多年习文练武下来锻炼的耐心和表面功夫足够好,又没有证据,也不好贸贸然询问。
将这心思按捺一旁,王杰希起身去打热水。
清洗伤口,敷洒药粉总是会碰到他的身子。
王杰希一边疗伤一边估摸他的来路。
那人也是好功夫,全心全意的相信着王杰希。就是王杰希摸上他的脉门,也没有一丝不安的神态。
“阁主不用再猜,我正是出自蓝雨。”他说这话的时候难得带了些笑意,看起来就是喻文州调教出来的,连表情都带上了他的几分色彩。
看的王杰希有点膈应。
“主上说,若是落难受伤,可到您这躲避几天。您这样高风亮节的人物不会为难我们这种小逻逻。”
就是这样的走向。王杰希内心撇撇嘴,只要和他俩沾上边的事情,他总会损失点什么。王杰希给蓝雨的小本本上又记了一笔。
“”

评论 ( 5 )
热度 ( 6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