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七月半

最近太忙,这篇没写完。
想写鬼故事很久了,但又不想写一个自己想想也怕的故事,就写成了这个鬼样子。
全篇只有一个名字。


       
七月十四,周日,1:48,天气晴。

周泽楷关上手机,翻了个身,还是没有一点睡意,想想又点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该睡觉了。周泽楷这么和自己说。

还是睡不着。

隔壁床的舍友还没回来,周泽楷难得享受了一把大学生熬夜的正常作息。

22:30的时候,睡眼朦胧的他还强撑着给舍友打电话。得知舍友今晚有事不回来睡,立马就精神了。

三言两语的挂上电话,周泽楷借着窗外的灯光摸黑打开自己的柜子,拿出舍友放在他这里的茶叶。

乌龙茶,龙井,普洱,大红袍……

周泽楷右手打着手机光,左手在瓶瓶罐罐间游移,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选择了花茶。

他以前不爱喝茶,但是舍友爱喝,还要带着他一起,在舍友的影响下现在倒是学会了品茶。

清晨是一杯淡茶,向来是龙井,提神醒脑;饭后的是普洱,浓郁纯正,慢喝解腻消化;闲暇时分喝的是乌龙,冲泡时桂花掺杂期间,香气扑鼻……

从开始的抗拒到现在能和舍友小酌两杯,偶尔还会缠着舍友给他弄些新鲜茶水喝。他泡茶的技术总是没有舍友好,难得自己动手一次,喝起来总不是那种味道。

只是,舍友从不许他喝多,夜深时就更不许他碰茶。

有天晚上他渴的紧了,又不愿意喝平平淡淡的白开,舍友也不允许他喝那些工业香味浓郁的饮料,他就生着闷气不愿理人。

最后是怎样和好如初的他不记得了,只是第二天,放茶叶的柜子里多了一罐花茶,安神助眠。

花茶冲泡倒是不需要什么技术,他第一动手就能弄的很好,舍友喝着他泡的茶水还笑话他,说这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茶艺。

虽然被笑话了,但周泽楷还是承包了花茶,若他不在,舍友也不会去碰。

只是当他摸出茶壶,泡好一杯香气四溢的花茶,喝起来就是不对。

周泽楷也没多想自己为什么有些烦躁,开开心心的打开网站津津有味的看起来小说。

结果走了困,快两点了也没睡意。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等候睡意的降临。睡意朦胧间,周泽楷猛然惊醒。

他刚像是在下楼梯,一不小心踩了个空,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唤醒了他。

这样怎么睡啊。

周泽楷烦躁的蹂躏自己的头发。

突然,他听到了声音。

摩托车开过的轰鸣声,玻璃打破的响声,夫妻之间的吵架声,电视机换台的声音……  最后声音全都消失了,远远传来母猫发情时特有的婴儿哭叫声。
周泽楷裹紧被子,挪到窗边探头向外看。

路灯特有的昏暗的光线照着校园,只能看见空无一人的道路和影影绰绰的草木。
周泽楷不自觉退后两步,被舍友的床绊倒,扑通一下子坐在了他的床上,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打气、安心。犹豫了一下,周泽楷干脆裹着自己的被子躺在舍友的床上。

闻着熟悉的味道,在柔软的枕头上蹭了几下,闭上眼沉沉睡下。 

第二天被舍友叫醒的时候,睡蒙了的周泽楷搂住被子翻了个身,睁开酸涩的眼睛,看到舍友一双大小差异明显的眼睛,瞬间被吓醒。低头一看自己睡在舍友的床上,盖着的是深蓝色的被子,也是舍友的。想想舍友平时近乎洁癖的习惯,周泽楷红着把自己埋进舍友的被子里面,不肯面对现实。

“不好意思。昨晚又听见声音了。”

周泽楷羞涩的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被子坐回自己的床上。

“昨晚又听见声音了。”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周泽楷组织语言开始诉说昨晚的经历。

他是天生的阴阳眼,这种体制容易招惹阴魂,不容易活到成年。

他家人为了他请了已经隐居的老太爷,老太爷看着那个还在牙牙学语的他,叹了口气,道了声:“这都是命啊。”随后请了一位道士给他办了场法事,封了他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

平平安安的活到成年,封印了十多年的眼睛又开始有了复苏的预兆。

先是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像,慢慢变得清晰,到能看清鬼影的模样之后,周泽楷开始能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现在要是周泽楷愿意,他已经能触碰到他们。

在一切伤害都还没来得及出现的时候,他遇到了现在的宿友。



评论
热度 ( 21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