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的毛病,一生的毛病

酡颜(王周)

文不对题,还债。

六月份还是七月份在群里抢了红包,债主点梗是要西幻世界的王周,我赶在暑假结束前终于写了这一篇。(但是七月份换了手机,找不到债主了,此处假装@债主成功)

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的,写了三个开头,三个不同故事,最后选了这个。

本来打算一发完,但我好像高估我自己了。

各位看官,如果看到什么不符合西幻设定,请当做bug忽视。

例如:西幻世界为什么还会出现中国人的名字?

         我总不可能给每个出现的全职人物起个英文名,还要英语名字音译成汉字。

 

出现英文名和中国名字同时出现的情况,就忽视吧。

 

 

一、

当王杰希披着长长的巫师袍在隐蔽的小巷子里捡到周泽楷的时候,忍不住愣了神。

他最近在看“静安妖姬”写的《夏洛可可的奇妙之旅》,开头就是主人公夏洛可可在无人经过的小巷子捡到了她的命定之人。

他握紧了手中刚拿到的《夏洛可可的奇妙之旅》第二卷,有些怀疑是不是住他家对面的预言师和他的小伙伴——一个黄毛剑客,一起捣的乱。

作为宿命的敌人,即使王杰希与他俩自幼一起长大,而且预言师还是他很喜欢的小说家,王杰希总有立场怀疑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如人意的事情都和他两脱不了不了关系。

虽然怀疑,扶起那个卧倒在地的男人会被各种药剂喷洒的全身——这是黄毛剑客惯用的手段;或是将人带回家中,怀抱中的男人会变成蝙蝠飞走,或是无可控制的爱上他——预言师的手段层出不穷,王杰希与他相识十数年也不能看透他那副温文尔雅的人皮下到底流着多少黑水。

最终,王杰希还是施了咒语,让柔韧的藤蔓轻巧的缠绕着他,托着他回家。

借助家门口灯笼草散发的灯光,王杰希才看清自己带回来一个怎样的人物,虽然满身污渍,脸上也是遍布着伤痕淤青,但是王杰希还是觉得这人收拾好必定是个美人。看这通身气度,就是昏迷不醒,衣着褴褛,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从容。

王杰希向来自负自己识人眼光,说他是个美人就必定是个美人。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几分特殊待遇的。

王杰希解除咒语,在周泽楷将要落地的瞬间抱起他。打横的公主抱。

险些被黑夜迷失了眼睛,让这么以为美人受苦,看来下回还是要向肖时钦购买能够夜视的单片镜,顺带看看能不能遮掩几分这双特殊的眼睛。

回到独居的小楼,王杰希一手抱紧周泽楷,一手挥着巫师棒让植物送他上二楼,将人放在唯一还算空旷的布艺沙发上。一边念着咒语让凌乱的瓶瓶罐罐回到它们应该在的地方,一边寻找被塞在床底下的急救箱。

王杰希向来有往家里捡东西的习惯。受伤的动物,濒死的植物。

捡个人回家也是见习巫师打史莱克——头一次。

向来喜爱挑战新鲜事物的王杰希很是兴奋的开始给他疗伤。

王杰希拿起箱子里的剪刀剪开周泽楷衣物,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浸湿,牢牢地黏在身上,为了看清他的伤势还用温水打湿衣服再一层一层的揭下来。王杰希都能感觉到沙发上的人身体颤抖,就是未曾醒来。

真的伤的很重。

再测发现内伤倒是没有,昏迷就是不知他有没有中哪位巫师的诅咒。这个大概要等人醒来才能了解。

折腾了这么久还没有醒来,是失血过多外加体力耗尽。

王杰希看着箱子里给猫猫狗狗准备的疗伤药,又看看桌子上矮桌上那瓶刚研究出来的紫色疗伤试剂有些头疼-他在这种小事情上总是摇摆不定——最终他选择了那瓶看着就不妙的新药剂。有个小白兔给他做免费试验品总是好的。

这款新药的效果非常好。

当王杰希用温暖湿润的帕子擦净周泽楷脸上的污渍,那些浅浅的伤痕已经愈合,疤痕是一点都没看到。

身上的伤口也是不再流血,王杰希也就放弃了给他包扎的想法。

这些新药也不知和什么东西产生反应。

王杰希满意的点点头,给周泽楷又灌下了一款同时研发出来的新药水,补血药剂。

他是看出来他捡回家的这个陌生男人有着非常好的身体素质,大概和对面那个叽叽喳喳的黄毛剑客有的一拼。

给他披上一层薄薄的毯子,王杰希留了一盏灯笼花在他身边给他照明,就回卧室休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杰希不意外的看到他昨天捡回来的男人已经醒来,有些局促的坐在沙发上,昨晚盖得被子被叠的真正齐齐的放在他的膝盖。看来他也是刚醒。

“谢谢您,先生。”看到王杰希穿着睡袍出现,周泽楷将膝盖上的被子放在一边,站起来冲着王杰希行了大礼,右手展开贴在胸口,弯下腰。

“无需如此。”王杰希上前扶起周泽楷。

昨晚只是借着暗淡的光线,王杰希就知道他捡回来一个美人,昨晚帮他擦洗脸的时候更是一寸一寸的隔着帕子触摸了一遍。自觉对这人的美色有了一定的了解和抵抗能力,但是现在看到他在面前对着他道谢,浅浅微笑时,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只觉得以前见过的美人都只是漫天的星星,而眼前这人是那不停变化的明月。再多的星星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比不上一轮弯弯的明月。

就是帝国第一美人黛西公主也只是天边比较亮眼的星星,和他眼前这人完全无从比较。

王杰希请周泽楷坐下,自己往小厨房走去,出来时手里端着早餐。

周泽楷起身上前帮王杰希放置早餐。

“我是王杰希,是一名药剂师。”

安安静静的吃完早餐,王杰希感慨这人长得是如此的令人食欲大开。王杰希特地拿了三人份的早餐被解决的干干净净。

看了墙上挂钟一眼,发现营业时间还早,决定和这位好好聊聊,交换个地址。

来年酷夏再吃不下东西时可以去寻寻他。

“周泽楷。”周泽楷拿着餐布按着唇角细细擦拭。

王杰希看着原本还是苍白的双唇在主人的按压下透露出几分红润,觉得对面的病美人透露出几分强势。

“谢谢招待。”

像是想到什么,周泽楷苍白的双颊浮现出两团红晕。

“能否再打扰几日。救命之恩来日再报。”

大概是身无分文没发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又被仇家追查到踪迹想在他家多呆两天。王杰希自顾自在心里帮周泽楷把话补全。

“可以,只是这几日我店中事物繁忙缺些人手,希望你能过来帮忙。”

大概是没有心理负担了,王杰希好笑的看着周泽楷缓了口气。

借了王杰希的浴室,周泽楷接过王杰希递来的东西,身体冲洗一遍后,周泽楷抹上一层绿色透明的膏体,缠了几层纱布。换好王杰希递过来的衣袍,就走出浴室。

他俩身高相似,只是周泽楷看着比王杰希要瘦上一些,衣服大概是能穿的。王杰希在整理寻找衣物时时这么想的。但没想到会这么合身。

雪白的衬衫浆洗的笔挺,胸前的繁复的蕾丝花纹很好地修饰了周泽楷苍白的脸色。收腰的设计,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显得他腰细的可以一手搂住。

王杰希看多了周泽楷的腰有点手痒。他富有探究精神,有疑问或是似懂非懂的问题就想求证。

他平时偷懒,总是穿着巫师袍,又追求审美。每套巫师袍都绣着不同颜色不同图案。虽然许斌他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但是柳非作为唯一的女孩子还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近两年生日,柳非就给他添购了几套常服。

没想到他还没有机会穿,就先给周泽楷了。

不知道看到穿着他衣服的周泽楷,柳非会不会生气。

王杰希又看了几眼周泽楷,觉得自己多虑了。周泽楷穿上这身衣服,再腼腆的笑一笑,就是抢了钱也会被人原谅。

王杰希带着周泽楷去了他的铺子,走的近路,也就是昨天两人相遇的小巷。

今天再次路过,王杰希发现昨晚还有血迹的地方早就被清理干净了。

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周泽楷,后者是一脸状况外的表情,兴致勃勃的看着小巷上空的蓝天。

铺子开的也不远,走了大概一盏沙漏的时间,就到目的地了。

周泽楷安安静静的跟着王杰希向里间走去,对周围的瓶瓶罐罐很是感兴趣。转动头部四处观察。

表面看起来不大,大概占了四个房间的样子。除了柜台就是高到屋顶的大书柜,被分成各种大小不一的小格子,放满了各色药剂。

药剂外都有一层玻璃笼罩,看似轻巧脆弱,一碰就碎,其实坚硬的很。

周泽楷亲眼看到一个壮汉,握紧了碗口大的拳头砸向玻璃,大力砸了十几下,手受了伤,玻璃表面都有一层血渍,但是玻璃还是完完好好的立在那里。

周泽楷看到壮汉被穿着绿色衣服的人扔出店门,才转头跟着王杰希继续往前走。

跟着王杰希到了最后一个书柜前,看着王杰希随手推开书柜走了进去。

明明知道这里另有乾坤,但是打开方式这么简单,周泽楷还是有几分失望。

“这里通向的是暗室,客人有什么在外面没找到的特殊药剂可以过来单独提出,要是客人有什么难言之隐也是可以过来的。”王杰希像是背后长了眼睛,替周泽楷解开了疑惑。

“我平时是不走这过的。”

王杰希坦坦荡荡的打开另一道暗门示意周泽楷进去。

周泽楷顺着王杰希的意思进了房间,他知道王杰希对他这人还有不少疑问,虽然看似对他这个病患百般照顾,其实还是打着留他在身边防范、解惑。虽然这种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但是直接说出来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周泽楷在房间找了个位置坐好。

这里明显是微草的上层管理员工作休息的场所。

角落放着几把椅子,桌面上还放着不少看起来就很好吃的糕点。这里也是被书柜充满的空间,但是书柜上放着的不是成品的药剂,而是各种各样的原材料。

就是像他这样对草药一无所知的人也知道这里放着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拿出去都是被人哄抢。

这些东西就随随便便的放在他面前,也没人在旁边看着。

是对他太放心了,还是觉得他都不认识这些东西?

周泽楷站起来逛了一圈,看到还有几扇门,大概就是他们单独的药剂房。

等周泽楷无聊的开始回忆自己浅薄的药草知识认草药的时候,王杰希终于出现。

“昨晚你昏迷,我住所里面有的东西又太少。我们重新检查一遍你的伤势。”

被王杰希的笑脸所迷惑,周泽楷跟着王杰希再一次踏进了他未知的场所。

迷迷糊糊脱下衣服,解开绷带,张开四肢任王杰希观察。

重新扣上扣子,坐下来喝了口水,周泽楷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王杰希好笑的看着他,这两次的观察,他发现周泽楷应该是习过武技的,而且实力不弱,平常使用的大概是弓箭之类的远程武器。

按理说常年修习武技的人,又使用这种忌讳被人近身的武器,怎么说也不该是这样对他不设防的姿态。

还是因为他救了一次他?

王杰希觉得不大舒服:如果他是被别人救了下来也会这样对待别人。

王杰希摇了摇头,把这个有些荒谬的想法抛到脑后,打开卷轴开始询问周泽楷服用两瓶药剂之后的感受。

周泽楷据实说了感受,虽然每句话还是很简洁,但王杰希觉得和他交流是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准确,简单,一语中的,不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去听废话还要提炼重点。

当王杰希询问他有没有中诅咒之后,摇了摇头。

“没有魔法师。”

“先生,我们谈笔生意吧。”周泽楷眼睛亮亮的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觉得这个时候,只要周泽楷提的生意不损害微草的利益,提什么他都会答应。

 

评论 ( 9 )
热度 ( 45 )

© 知微知章 | Powered by LOFTER